协会动态

那动人的歌谣滋养了他 —— 观吕其明

来源:山东省音乐家协会 2021-07-05 14:45:23

微信图片_20210705110257.jpg

作者:逄春阶

来源:大众日报

钢枪伴琴弦,硝烟卷歌声。从战火中走来的他,迎来了高光时刻。6月29日上午,“七一勋章”首次颁授。“伴着自己写的BGM(背景音乐)进入大会堂”迅速登上热搜。他就是作曲家吕其明,他创作的交响乐是《红旗颂》。
  作为我党培养的第一批作曲家,吕其明一生坚持歌颂党、歌颂祖国、歌颂人民。他先后为《铁道游击队》《红日》《焦裕禄》《雷雨》等200多部(集)影视剧作曲,创作了《红旗颂》《使命》等10余部大中型交响乐作品。吕其明可谓中国乐坛的劳模。
  我一直珍藏着《吕其明创作歌曲选》签名本,那是20年前的3月1日在上海得到的。这本书里有好多山东元素,比如书中的图片有5张跟山东有关。第一张摄于1948年山东渤海解放区,吕其明穿着军装拉小提琴,当时他是华东解放区文工团的小提琴手;第二张是1948年随大军南下前在济南的一张留影,英俊潇洒的吕其明穿着军装,上衣口袋里还插着一支钢笔。还有三张照片是1999年在济南拍摄的,很有生活气息,分别是在大明湖景区门前老伴给他捶背的一张,在宾馆里让老伴当他的第一听众的一张,大特写一张。
  吕其明跟山东的缘分还真不浅。1943年,一次行军路上,他和战友遇到鬼子扫荡,老百姓掩护他和战友蜗居山洞,用茶缸子接雨水喝,撑过七天七夜。鬼子曾拉着老乡逼问山上有没有新四军,老乡坚称没有。那份“军民鱼水情”让吕其明感念至今,也成了他日后最重要的创作源泉。
  战争年代,吕其明大部分时间是在山东度过的。他热爱山东的一山一水,一草一木,热爱山东的民间音乐,热爱山东的戏曲。喜欢它,学习它,消化它,浸润日久,就变成了自己的语言。
  第一次尝试创作,吕其明就写了电影《铁道游击队》的插曲《弹起我心爱的土琵琶》,那是1956年,他26岁。刘知侠的小说他读了好多遍,他非常喜欢这部作品。
  在构思《铁道游击队》电影音乐时,吕其明感觉,这个电影从头至尾非常紧张,是部惊险片,就像一个弓,是拉满了的,紧张的战斗情绪很多,从头到尾几乎都是,但表现铁道游击队队员乐观主义精神的东西没有。“一个艺术作品应该有起承转合,艺术作品应该有对比,应该有强有弱,有快有慢。因此我就给导演提出一个建议,增加一首歌曲。”
  前年,我在枣庄铁道游击队纪念馆看到过吕其明的一段专访,他回忆,当年很多游击队队员是“半军半民”。头上扎个毛巾,身上穿着便衣,扎一个子弹带,手拿长矛、大刀,或者是套筒枪。他觉得从队员口中唱出乡土味儿的民歌曲调才能与他们的身份相吻合。“所以,我将《弹起我心爱的土琵琶》的基调定为通俗化的山东民歌风格,那种富有乡土气息的歌声从铁道游击队队员口中唱出来,才会令观众感到朴实、贴切。”在主题歌节奏的把握上吕其明也动了很多脑筋。开始四句非常抒情,“西边的太阳快要落山了,微山湖上静悄悄。弹起我心爱的土琵琶,唱起那动人的歌谣。”这是地道的山东民间音乐,而“爬上飞快的火车,像骑上奔驰的骏马”又变成了进行曲式的,英雄性格的中段,表现铁道游击队队员像“钢刀插入敌胸膛,打得鬼子魂飞胆丧”这一种英雄气概。然后又重回起头的民谣体,与开头相呼应,把“人民的胜利就要来到”的主题突显出来。
  吕其明跟铁道游击队的缘分一直持续。1964年,他为交响诗《铁道游击队》作曲。1985年,他又为电视剧《铁道游击队》创作了主题歌《微山湖》,这首主题歌依然带有浓厚的山东民歌风格,淳朴亲切。
  二十世纪六十年代,他深入沂蒙山区,参与创作了故事片《红日》的插曲《谁不说俺家乡好》,这首脍炙人口的旋律,从此传遍大江南北。吕其明创作非常严谨,作品要有丰富的思想内涵,要有浓烈的情感和深远的意境,要动情,要感人,要给人无限想象空间。吕其明说:“我是完全受益于对山东民间音乐的学习,受益于生活给我的感受,给我的灵感,给我的激情,这是一笔非常宝贵的精神财富。”
  “人生步步是音符。”这句话成了吕其明个人传记的名字。我敬佩吕其明老人,一生都踏着时代的节拍,讴歌党、祖国和人民,用一腔热血,一片丹心。






来源:大众日报

责编:王业夫

审核:武洪昌